• 2011-02-04

    记忆会看见


    回家的这几天,睡的很少.夜半坐在床上,抱着书或者抱着笔记本.

    早晨醒来,我不记得那些细节.安全,又好象自然而然.

    嘉峪关的冬天就要过去,白日越来越长.

    怀念雪.

     

    雪来自附近/窗台的花陌生

    向我微笑只因为/我不说那些/从来不懂的词

    我所能对你说的是/椅子,雪,睫毛,灯

    而我的双手/简单疏远

    那些窗框/像从白纸剪下

    但在那儿,它们后面/围绕着灯柱/雪旋转

    正来自我们童年

    将继续旋转,当人们/记住地上的你并和你说话

    那些雪花我/真的见过

    我闭上眼,不会睁开/白火花旋转

    而我无法/去阻止它们.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• 2010-06-30

    流浪者之歌

       老刘画作        2010年5月于黑龙江漠河

     

    老刘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流浪者,他清楚知道自己的下一个目的地,知道这样的漂泊终有尽头。

    我们相识还是在玉树,当时的他已经骑着摩托走过了大半个中国。

    这次是自行车,2月份年没过完就离家,7000多公里,到了兰州。

    我在马路对面等,他搓着光头出来,人看起来有些脱相,黑瘦,但还精神。

    吃完饭我领他和几个朋友在酒吧看球聊天,就是朝鲜大比分输给葡萄牙的那个晚上。

    我们聊越南,聊石渠的中秋节,讲他和晓阳在马尼干戈因为联系不上我差点报警的事儿。

    这几年走过来,总有人问他为什么。一个人,一辆车,这么苦。

    他跟我说,有一次他顶着太阳骑了几十公里的山路,在一个村子里的小卖部落脚休息。

    他去讨水喝,这家人有一个井房。女主人接了井水,兑上白醋和砂糖。

    他喝了一瓶,又跑去要了一次,然后远远的坐在树下,一小口一小口的喝。

    那是他尝过的最好喝的东西。说到这儿,他抿了抿嘴。

    如果再有人问起,他说就是因为这口水,这口合着白醋和砂糖的井水。

    送他的那天,太阳很毒。

    我说这一圈走完,就回去吧。安琪和源源放心不下你。

    他拍了拍我的肩膀,什么也没说。

    我在公车上翻出他送我的《瓦尔登湖》

    夹着画儿的那一页上写着:

    无论在什么地方,只要有学问,有美德,有美,他会找到一个家。

     

     

  • 2010-03-09

    流云。

    2009年 青海  玛多县境内

    西宁去玉树途径玛多,玛多县向南翻越海拔近五千米的巴颜喀拉山便进入玉树境内。

    “遗踪陌上有铜驼,玉树夜深歌。”

    纳兰说的是江南,我说的是西南。

     

  • 2008-12-25

    婵婵留言

          将婵婵的留言放在这里,表达我对那些一如既往关爱李明晶的人们的谢意。   

          亲爱的李明晶:得知你已手术的时间较晚,没能去探望可爱的你,心里不免内疚。但转念一想,你手术成功的消息确实化解了我没能去看望你的悔意。另外,“时间”吧捐款及演出收入1890元、“低苦艾”乐队《黄河上游》CD义卖760元、“低苦艾”乐队成员捐款1000元,共计:3650元整。改日我给你送去,希望再次见到你时,术后回复良好,可以同我们说说笑笑,毫无烦恼与忧虑,就如同我们是很好的姐妹一样。爱心、慧能、德性,凡是无法以钱做计算的,就是最值钱的东西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----感谢以上及所有为李明晶捐款的人们。 

  • 2008-12-03

    2008-12-03

    兰州的冬天还是那么的,让人倒胃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