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2008-06-18

    何时苦尽甘来

    版权声明: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
    http://www.blogbus.com/laomo927-logs/23156727.html

          最近这两周,已经很少能接到侯阿姨的电话了。以前只要一有好消息,她总是会第一时间打过来和我分享她们的喜悦。 如今,一切的一切都冷却下来。对地震,对李明晶,大家透支了各自的热情,包括泪水、感动,甚至包括口袋里的钱。

          端午节的前一天,侯阿姨说要带李明晶回阿干镇和奶奶一起过个节。可旋即就赶了回来,我问为什么不多待几天,侯阿姨说也许记者们会来采访,怕到时候联系不上。这样的等待,让人心酸。而最后,也还是没有等来记者。宕昌县教育局,甘肃省教育厅,仍旧没有任何答复。面对这样的现实,我想不出,她们还能够向什么人寻求帮助。

         忽然觉得,“坚强的活着”是多扯淡的一句话。生命无价。生命有价。没有20万,要李明晶如何活下去呢。钱,总是最让人沮丧的东西。

        

    分享到:

    评论

  • 这,真是,很讨厌的事情.

    无奈又无力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