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2008-08-08

    夜读

    版权声明: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
    http://www.blogbus.com/laomo927-logs/27445233.html

          闲来无事,翻出沈从文的旧集来读,那些话句句打在心上,半日无从释怀。

        “一个人,生来若应当用行为去拥护思想,他想到的就去做,这人是无大苦的。若思想是应当裁制行为,则有思想的人能帮助人的行为,当向前时就向前,他也不会大苦。知道了思想与行为的如骨附肉,便不想,也不做,只徒然对于一切远离... ...不幸的地狱便是为这一类人而设。人究竟为什么而生存?想也想不通的。每到这种时候头脑中便仿佛生了若干刺,无从拔去。他隐隐约约看到这刺的锋芒,他隐隐约约仍然不断的用手去拔,手也仿佛流了血。这时真能流血是好的。凡事到流血,总比闷到瓮中死去好多了。
      到见血,那可以喊叫了,可以呻吟了,也可以用力来反抗了。
      但心被麻木了的人,他睁眼望到自己僵僵的与世界离远,他不能伸出手来打谁一拳,又不能把他所能在人面前做的笑脸给谁去看。他这时不能做好人也不能做坏人。他只看别人在他身前骑马过去,看到那马蹄下灰尘飞起。他看到有些人眼泪流到虚荣与狡诈上,又看到有些人在他亲人前装模作样,撒娇撒痴。他看到别人的富丽辞藻,与壮观的抄袭,使他目眩心惊。他看到口若悬河的辩士,站在高台上说谎,得到无量的掌声喝彩。他看到日影在墙上移动。 ”
         

          这么些天过去,我看到故人离开,老人离逝,萍水相逢的好心人因了车祸一睡不醒,可唯独没有看到日影在墙上移动,就这样,夏天过去。祈福所有的人,平安。

    分享到:

    评论

  • 妈妈还好吗?
    明晶怎么样?
  • 感悟了就好,不要灰色调
    要知你生来是鲜艳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