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2010-06-30

    流浪者之歌

    版权声明: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
    http://www.blogbus.com/laomo927-logs/67610086.html

       老刘画作        2010年5月于黑龙江漠河

     

    老刘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流浪者,他清楚知道自己的下一个目的地,知道这样的漂泊终有尽头。

    我们相识还是在玉树,当时的他已经骑着摩托走过了大半个中国。

    这次是自行车,2月份年没过完就离家,7000多公里,到了兰州。

    我在马路对面等,他搓着光头出来,人看起来有些脱相,黑瘦,但还精神。

    吃完饭我领他和几个朋友在酒吧看球聊天,就是朝鲜大比分输给葡萄牙的那个晚上。

    我们聊越南,聊石渠的中秋节,讲他和晓阳在马尼干戈因为联系不上我差点报警的事儿。

    这几年走过来,总有人问他为什么。一个人,一辆车,这么苦。

    他跟我说,有一次他顶着太阳骑了几十公里的山路,在一个村子里的小卖部落脚休息。

    他去讨水喝,这家人有一个井房。女主人接了井水,兑上白醋和砂糖。

    他喝了一瓶,又跑去要了一次,然后远远的坐在树下,一小口一小口的喝。

    那是他尝过的最好喝的东西。说到这儿,他抿了抿嘴。

    如果再有人问起,他说就是因为这口水,这口合着白醋和砂糖的井水。

    送他的那天,太阳很毒。

    我说这一圈走完,就回去吧。安琪和源源放心不下你。

    他拍了拍我的肩膀,什么也没说。

    我在公车上翻出他送我的《瓦尔登湖》

    夹着画儿的那一页上写着:

    无论在什么地方,只要有学问,有美德,有美,他会找到一个家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分享到: